工商時報【主筆室】

為了降低對大陸電動調整床價格經貿的高度依賴,新政府力推新南向政策,做為驅動台灣下一波經濟成長的引擎。但少了大陸這個板塊,東協市場可以取而代之?值得我們審慎評析。

首先,推動新南向政策的主因在於新政府認為台灣對大陸經貿的過度依賴,但這個論述並不完全正確。因為,台灣對大陸、香港、澳門出口雖然占了台灣總出口的40%,但分析其背後的組成內容,中間財、零組件占70%,它們係台灣出口至大陸,加工後再輸出至歐美各地,最終市場並不在大陸。因此,最終產品對大陸市場的依賴只有12%(=40%*30%),意味著台灣在製造上過度依賴大陸為代工基地,但最終品、服務業對大陸的依賴程度仍然不高。

其次,台灣的製造業能否以東協為代工基地,甚至發展品牌、通路,提高附加價值?初步判斷機會不大。因為台灣在東協國家的製造業布局已久,在越南、泰國、菲律賓、馬來西亞等地仍為該國的前十大投資國,尤其在紡織成衣、汽車零組件、石化、ICT等產業上的投資金額均不小。在龐大投資的加持下,台灣的製造業能否以東協為市場發展自己的通路品牌?如以手機、家電等主流產品而言,台灣缺乏基礎IP(智財權),對消費者了解亦不足,品牌行銷亦需大量資金,乃至政府的支援,恐怕不容易。另一方面,台灣是否可以複製過去在大陸以投資帶動貿易的模式?理論上也有困難,因為不管《跨太平洋夥伴協定》(TPP)、《區域全面經濟夥伴協定》(RCEP),甚至《東協自由貿易協定》(AFTA)都有嚴格的原產地規定,未來以投資帶動貿易的效果會大打折扣。因此,在製造業上以東協替代大陸,追求另一波大幅成長契機,有其侷限。

在服務業上,東協十國有6億多人口,中產階級人數亦急遽增加,而且文獻也指出2050年時,以購買力平價估算,新興亞洲(不含日本的中國大陸、東協、印度等地)將占全球一半的GDP,代表東協國家的龐大潛力。但服務業涉及在地化、對文化、宗教、消費者行為的了解,以及通路的布建。以日本為例,日本透過國家力量,以酷日本(Cool Japan)計畫,篩選日本優良的動漫、文創、食衣住行廠商在東協國家各主要城市設立展場,有效地將日本次文化深入印尼、越南各地,此一布局需要長時間的投入及政府背後的交涉、支持。另外,服務業涉及市場准入(market entry),也需要有自由貿易協定的加持,這些都是台灣欲利用東協市場發展服務業,在短期內不易一蹴即成的原因。

根據上述分析,欲利用東協國家在製造居家病床業上發展品牌、通路,在主流產品並不容易,而服務業的布局短期內也不容易奏效。因此,大陸市場的版圖不應輕易放棄,否則,台灣經濟在未來三~五年會陷入經濟停滯的困境。在服務業上,大陸有十三億人口,一億人口的城鎮化商機,而前述文獻亦指出大陸和東協、印度鼎足而立,都是未來極具潛力的市場,尤其善用上述市場,擴大台灣服務業的規模,創造高階人力的需求,才能突破年輕人低薪的困境。因此,大陸和東協應是並行不悖的市場,切記不可以意識型態放棄大陸市場,放棄短期利益而追求長期卻不確定的效益是不切實際的。

當然,為避免大陸紅色供應鏈的衝擊,在製造業上,除了繼續與大陸合作、維持分工體系外,應挪出部分資彰化電動床源進行品牌╱通路的布建,進行智財權的投資,來加速升級轉型,並和大陸產品適度區隔外,也可考慮對歐美日的進口設備採行部分的進口替代,才能夠立於不敗之地。

在服務業上,透過電子商務、跨境電商打入東協、大陸市場是政府可以協助之處。同時,東協國家的外勞、外配、華僑、僑生、台商都是台灣可以利用的平台,進行長期的耕耘。尤其是在服務業上,政府(教育部、勞動部、經濟部等)應設法和企業合作,進行客製化的訓練,訓練後的年輕人前往海外擔任幹部,讓年輕人有國際化歷練,但定期回台灣受訓、度假,使他們可以搭上國際化列車。此外,酷日本(Cool Japan)的作法也可以借鏡,在台灣篩選優質廠商至越南、緬甸、印尼等地,和當地政府洽談廉價土地、租金,透過固定展場,展示優質的台灣商品,加強台灣品牌的行銷。同時,透過政策設計,使前往海外設點的服務業(三級產業)可以夾帶台灣優質的加工產品(二級產業)及原料、食材等農產品(一級產業),使服務業海外投資也可以帶動國內出口,發揮六級產業(=1*2*3)的效果,將更容易得到國人對新南向政策的全力支持。

13729EBF458EBAD7
, , , ,
創作者介紹

一起看星星

twxr655ev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