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tml模版郝蕾:混亂的人敏感的心(組圖)
郝蕾:混亂的人敏感的心(組圖)

http://www.sina.com.cn2009年09月01日21:22精品購物指南


寫郝蕾以前,我想先介紹一本書——《最新世界地圖讀法》。在這本書裡,作者用很不同的方式為世界畫出瞭無數種地圖,看後你會發現隻按照行政版圖劃分的世界是多麼傲慢和缺乏想象力。把這個理論推廣開來,女藝人如果不以她紅不紅、片約多少、身價幾何作為她是否合格的唯一標準,那麼總有一張版圖中,郝蕾是最當紅的明星。但是在內心深處,郝蕾根本不想當明星:“我隻是個演員,做不瞭明星。永遠保持自己的內心,過安靜的生活,不被人安排。”

演電視劇《十七歲不哭》裡那個倔強漂亮的楊雨凌的時候,郝蕾才在上海戲劇學院念大一。雖然出道多年她拍過無數電視劇,“把自己折磨得想死”,但無論是與孟京輝合作《戀愛中的犀牛》裡的女一號明明,還是婁燁《頤和園》裡的餘虹,都給郝蕾塗抹上瞭洗不掉的文藝底色。但你不用擔心郝蕾的戲路會越走越窄,近期公映的《白銀帝國》和正在拍攝中的《人魚小姐》又使郝蕾活躍在大眾視野中。她的文藝來自對品質的要求,而她能呈現的遠不止這些。

“最早,我瘋狂地嘗試各種不同角色來證明自己有多會演戲,但拍瞭《頤和園》以後,我開始覺得沒勁。”

郝蕾是天蠍座AB型血,此種組合可謂是天蠍中的天蠍,AB中的AB。“古怪、分裂、擰巴、執著、敏感於藝術而反感於庸常”,大概是所有人看到這對組合後的第一反應。郝蕾說自己沒那麼古怪,隻是對N多東西都看得很淡。“比如有人說你胖瞭,說誰長得比你好看,這些我都無所謂。但是以前,如果有人說你這戲演得不成,隻有這一件事,我特別較勁。”

尤其是剛畢業的時候,按照郝蕾的話說,“那時候簡直不是人過的日子。每年要拍4個電視劇,連續瞭好幾年,車用擴大機推薦而且那時候都拍港臺的戲,工作效率和強度,太恐怖瞭……”

為瞭出名?為瞭賺錢?為瞭給觀眾留下印象?為瞭到達一個高度而有更大的選擇權?郝蕾說都不是,“剛畢業沖勁特別大,就是覺得拍的戲太少瞭,想瘋狂地嘗試各種不同角色來證明一下自己有多會演戲。至於高度,其實不管到哪個高度都難以選擇,不是有多大高度就有多大選擇權。你看郭富城,他都天王瞭不還是為瞭轉型從頭再來?”

郝蕾說,但現在她有點演夠瞭,連過去唯一較勁的事也慢慢放瞭下來。“沒有什麼好不好,標準不一樣。你越要怎麼樣,反而看不到更重要的東西。”而這心態的轉變,是在拍瞭婁燁的《頤和園》之後。有才華的導演、高水準的制作、安全而純良的劇組環境是每個演員的希望,但是從《頤和園》抽身回歸到以前的生活時,郝蕾發現瞭新的問題:“你超越瞭以前的表演方式,但是現有的平臺根本不需要。你能達到80分的時候,人傢說不用瞭,60分就夠瞭。”

“導演是門藝術,表演是種科學,不是誰想演就能演的。我不能為瞭顯得‘不裝’去接一個不能忍受的東西。”

《頤和園》後,郝蕾推瞭很多電影的片約。“沒什麼,就是不喜歡。”說到自己的接戲標準,“有安全感的合作環境”被排在第一位。“在氣場合適、我看得上的人裡面,我才能好好表達我自己。很多人我都看不上,不是瞧不起,對人傢也很禮貌,但內心深處我會覺得有些人領悟不到很多東西。我們可以允許生活中領悟不到,但要在藝術上,咱就別浪費膠片瞭。”

導演是門藝術,表演是種科學,郝蕾一再強調不是誰拉到鏡頭前都能演戲,“這是很嚴肅的,要不斯坦尼斯拉夫斯基關於表演的全集也不會有厚厚4大本瞭。我對電影要求很嚴格,而且越來越嚴格。故事不能太無聊,合作者要舒服。不是大片,也不是所謂的假裝藝術電影就成。很多人不理解,覺得你裝啊,但每個人有不同的標準,我不能為瞭‘不裝’去接一個不能忍受的東西。”

“什麼叫自稱藝術傢?郭富城金馬影帝都拿瞭兩座,他就是藝術傢。那些笑話他的人都是在笑話自己。”

說到剛公映的《白銀帝國》,郝蕾說那就是她希望的“安全的環境”。“電影首映典禮結束後,劇組吃飯,我和郭富城一邊吃著火鍋,一邊談論電影。特別神奇,我能和我小時候的偶像一起很認真地交談。郭富城他太有內心世界瞭,要不然我們不會成為好朋友。在上海電影節上,他就說瞭那麼一句話,然後所有人都在說‘郭富城自稱藝術傢’。什麼叫自稱?他本來就是藝術傢。他不是像劉青雲那種一開始就是演技派。一個偶像、一個帥哥能有這樣的意識,多四聲道擴大機難得啊。人有精神層面的追求,不可以嗎?我有屬於我自己的世界,不可以嗎?”HELIX擴大機

說到此處,郝蕾表現出瞭一副打抱不平的氣概。因為她在說的也是自己。“所有演員都是因為有天賦而被選中的人,但演戲時間長瞭,你最初的訴求就淡瞭,就成不瞭藝術傢。但你一路走來,無論經歷瞭什麼苦難和誘惑,你還是沒有忘掉初衷,那你就成瞭。”

郝蕾說自己也有過汽車4聲道擴大機走彎路的時候,也在目不暇接的演戲中迷失自我。但好在現在“會上升到一個高度看問題,用生活中的素材提供藝術,用藝術的閃亮滋補生活。”

“我有很強烈的心靈招感,隻要我喜歡的人,別管中國的還是外國的,我一定都能見到。”

郝蕾有一條短信多年陪伴在身邊,無論換瞭多少部手機,它一直都在。那是5年前拍《頤和園》的時候導演婁燁發來的。問到短信的具體內容,郝蕾笑笑:“不具體說瞭吧,前兩天我還拿出來看。那就是每個人在生活中都會遇到各種各樣的事情,你應該感謝你的感受能力,哪怕感受到的是疼痛。”

郝蕾管婁燁叫師傅,《白銀帝國》首映典上她特別也請瞭婁燁出席。直到看完片,婁燁一句“你可以放心瞭”。郝蕾才算踏實。郝蕾說自己是個混亂的人,有敏感的心和強烈的藝術感受力,但是卻沒有梳理。直到認識瞭婁燁,她覺得特別契合。“婁燁潛移默化影響到我很多。在認識婁燁的兩年前我看過《蘇州河》,看完哭得亂七八糟,特別感動。我覺得這不像是中國大陸導演拍的,把我的精神需求拍得那麼到位。我那時候在拍特別爛的電視劇,身邊好多人勸我,你要這麼下去絕對沒有電影導演會找你。我說,不會的,無論我拍多爛的戲,我內心深處的東西從來沒有失去過。然後兩年後,非常偶然的機會,我見到瞭婁燁。”

天蠍座的人相信直覺,郝蕾更是有一套她自己的“招感理論”。“如果你的願望足夠強烈,就會產生招感。我有個奇妙的經歷,凡是我喜歡的人,別管中國人外國人,我都能見到。我從看《西西裡美麗傳說》的時候就喜歡莫妮卡·貝魯奇,我覺得這女人太偉大瞭,除瞭她漂亮,最重要的是她不在乎這些。我怎麼能想到我會見到她本人,而她也同樣喜歡我?”

“所以你是個堅定的人?”當被記者問到此的時候,郝蕾想瞭想說:“在某一方面,我要求自己堅定。隻有你在堅定自己內心世界的時候,你才會不斷碰到更多和你一樣的人,成為朋友。”



四聲道擴大機推薦

台灣電動床工廠 電動床

台灣電動床工廠 電動床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一起看星星

twxr655ev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